快捷搜索:

这也让“红包店”具备了某种社交趣味性

  原标题:双十一红包大战激烈!微信刚封杀完天猫的“火炬红包”,就开始推自己的“红包店”小程序

  编者按:本文转自调戏电商(ID:tiaoxiEC),责编:木芯,36氪经授权转载。

  上周二,调戏电商对微信疑似“封杀”天猫淘宝火炬红包,大面积封了一批个人号的事,出了一篇分析《微信“封杀”天猫淘宝火炬红包,不只是力挺京东这么简单》,引起了几十个公众号转发。

  一、微信并非针对性封杀淘口令,正常使用的个人用户不受影响,但在“火炬红包”的规则引导下,频繁发送含有淘口令的消息,触达人数到达上限就会被封号。

  二、仔细分析天猫淘宝“火炬红包”的规则,我们发现也挺鸡贼的,100个红包,200个好友的扩散上限,加上双向互动的要求,不仅是要从社交网站引流,还想把用户在社交网站(尤其是微信)上的关系链拷贝一份过去。

  而用户关系链一向是微信的核心资产,别说不能让天猫淘宝染指,就算与微信有合作关系的商家,也是不开放的,唯一的例外就是京东。

  没想到,这还不是微信封杀“火炬红包”的全部理由,从上周五开始,微信就在力推一款官方背景的红包小程序——“红包店”。

  原来,这个“红包店”小程序,是与微信支付绑定的,每当你在线下用微信支付,就能定向收到商户的红包。

  比如,周五晚上八点,戏哥在朝阳大悦城某商户买了一根烤肠,在收到9元支付消息的同时(没有时差,完全同步),收到了一条“你有到店红包可抢”的提醒。

  点击进去,会看到一个飘动着好友头像的抢红包页面(由于朝阳大悦城已没有红包可抢,选了一个热风的可抢页面给大家看效果),点击好友头像,最多可抢到五个红包,金额要到下次到店消费时才会亮出。

  官方称红包金额最高666元,但据已经有二次到店核销经验的网友称,通常在1元以下(直接作为现金存入零钱)

  据了解,“红包店”小程序正是在10月27日与微信支付消息绑定(活动上线日。

  想要参加活动的品牌商家,可通过运营经理报名,微信支付会统一设计物料(海报),各品牌有唯一的活动二维码。商家需早于11月10日将物料落实到店。届时,用户在线下扫活动海报二维码,也可进入对应品牌的红包店页面,参与抢好友红包的游戏。

  据称,这次红包的资金全部由微信补贴,商户若想加大活动推广力度,也可与微信一起叠加出资。

  好了,说到这你可能会觉得,这就是“抢地盘”嘛,微信不让天猫淘宝在自己的地盘发红包,然后自己搞了个小程序,把商户圈过来就可以发了。

  第一,“红包店”的目标主体是(品牌)线下商户,天猫淘宝的主体是线上商户。

  第二,因为“红包店”是基于线下商户,其推送逻辑有别于一般的线上红包活动。

  因为微信想通过在商户红包中引入社交的玩法,改变生硬的引流,创造一种类似“你的好友都在买”的自然推荐感。微信认为,这会是让红包调动用户参与热情的同时,又不致营销过度,对用户造成打扰的好办法。

  点进“红包店”小程序,每个人看到的页面都是不同的。你只能看到你的好友购买过的线下店,对应的就是,你也只能去抢这些好友购买过的线下店的红包。

  店铺的排序规则,则是你有多少好友购买过。比如,戏哥最近有三个好友光顾过金拱门(麦当劳),于是金拱门就在戏哥可抢红包的顶端。

  微信认为,你的好友都在吃金拱门,你也有很大的可能去吃。这样的商户发红包,你就很有兴趣去抢。

  而且这个红包抢到了还不是“一劳永逸”,类似当年火爆的偷菜游戏,好友之间可以互抢,你要随时留意自己的红包是不是被抢走,自然也会抓紧时间去到店核销,落袋为安。

  这也让“红包店”具备了某种社交趣味性,即你可以从中一窥自己好友圈的真实消费水平——如果平时低调的好友,晒出自己的红包店小程序截图,满屏的奢侈大牌,那必然是个隐形富豪啊!

  微信这个红包发放逻辑很巧妙,但也并非全然无bug,因为微信忘记了,她现在已经从熟人社交工具,渐渐扩展至陌生人社交。不少人有几千好友,遍布海内外,根据好友消费记录的推荐,就可能不大准确了。比如,戏哥就抢到了山西好友在唐久便利的红包,然而在戏哥常住的北京并无此店。

  不管怎么说,现在微信用这么强势的资源推荐“红包店”小程序,调动的商户和用户肯定是惊人的。从戏哥上周五发现“红包店”上线,到现在写文章的这会,每次打开“红包店”都能发现新的品牌,新加入的好友。抢红包和被抢红包的动态,也在不断更新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现金红包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qhdjqmp.com/shuangshiyihongbao/4015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